近视眼不花眼,近视的人会不会得老花眼

老了,五十有三,土埋半截还多。以前,应该是十年,或者是八年以前,记不太清楚了,我在小区东边的步行街上走,有个孩子,刚学会说话不多久,大声叫:“爷爷!爷爷!”我极不好意思,连忙说“不够格,不够格,不够格”,那意思是我年龄不到,确实没资格被称作爷爷。孩子的姥姥,或者是奶奶,不愿意了,喝道“什么不够格!孩子就是孩子。”我又气又恼又羞愧,气的是老太太误会了我的意思,羞愧的是自己表达不清,造成误会。另外,心里很不服气,我有那么老吗?老子年轻力壮,精神百倍,想干的事儿多了去了。

春节前几天去父母那儿,路上有个小摊位,一个小学生模样的人问道:“爷爷,买烟花吗?”天真纯洁,声音清脆。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:“不要”。此时,心下坦然,甚至有点悲凉:我的确老了,白头发多了,眼睛花了,需要准备三副眼镜——一副看远,一副看书,一副看电脑。多年的近视加散光,越老越麻烦。有人说近视眼不花眼,分对谁讲,像我这种情况就不适用。最可怕的是,好忘事,调爪就忘。一本书读三遍五遍还是印象模糊。有人讲,老了记忆力下降了,理解力增强了,也不尽然。我就发现一些文章、书本理解起来格外困难,还特别容易疲劳,看上个十分二十分钟就两眼眼皮打架想睡觉,或者需要站起来走一走,暂时摆脱那可恶的逻辑陷阱。写文章、做研究,很深的东西推不动,只好搞点质性研究,甚至是代入式质性研究,明显觉得功力不足,能力有限。禁不住萌生退意。

然而,我又不服气,应该叫不甘心。学习这么多年,虽然没什么成就,也算是没有特意荒废。杂七杂八的书和文章也读了些,有些是消遣,有些是纯功利,有些是职责所在不得不为。不管怎么说,学了些东西,只不过比较杂,需要磨合、整合,暂时还没见到什么成绩。经常会在一愣神的时候想起某种期刊、某篇文章或者某种观点,大好年华积累下的一点东西还没等发光发热就湮灭了吗?记忆力的确下降,但是,并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夸张,只要凝神聚力,还是有成效的。即使不去下苦功夫,仅仅是例行坚持也会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。比如,英语从初中开始学习,断断续续一直没有彻底扔掉,虽没有大的长进,却也能马马虎虎看懂一些简单的文章信息。至于听力,的确没有专门制定计划,确定目标,编排周密的实施方案。只是听,有时候睡觉前,有时候起床后,有时候上下班途中,有时候散步的时候。短的容易的也要听个十天半个月,大部分一两个月很正常,三四个月的也不少见。开始的时候往往一片混沌,但是最终总能听懂,彻底听懂,正确默写、听写。

都说江郎才尽,老而无能。其实,大器晚成夕阳红的不在少数。褚时健七十岁出狱,踏足陌生领域,从零做起,奋斗十年打响了褚橙品牌,挣下一份数亿的家业,横扫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峰。同样是七十多岁的澳洲老人,续写儿时梦想,刻苦攻读,拿下博士学位,在本国外贸研究中取得卓越成就。国画大师齐白石更是大器晚成的楷模,那活灵活现的虾儿跳跃着不老的灵魂。回到自己,自打决心写头条,每天出品一篇,说不上精品,确实用心,一月下来,文思通畅,成稿快了许多。就在当初,30多天前,还往往为了一篇文章该写什么、怎么写抓耳挠腮,急得团团转。现在有了一点点顺手随意的掌控感,无他,熟了,能力提升了。

挑灯热战之际,踱步思考之时,不经意间开始与考研过雅思的女儿同频。以前,她只要在那儿学习,不准别人说话,不准来回走动,不准接打电话,不准看手机,不准……这还不满意,竟然去青岛,上武汉,闯北京,找自习室,入培训班。即使在本地,也不在家,整天泡在自习室,甚至都不在家住宿在外租房,说是在家学不下去。为此,逼得她的母亲退休不敢在家,考研前疫情紧张的那两个月找个药店去打工,以便为她创造独处空间专心复习。天哪,那可是疫情狂飙的时刻,没办法让孩子逼的。如今,我在家忙于创作,她倒安静了,好像位置倒转,不是我迁就她,而是她迁就我。我可以做那些“不准”后面的事,还时不时收到她的点赞与评论,真是令人感叹,这绝非仅仅赋能个人,还泽被下一代,那感觉比自己功成名就还高兴。

不写了,赶快出发,我还不老,抓紧时间完成未了心愿。

爱眼护眼,学习如何爱护眼睛 18个小方法,添加 微信:shili3168  备注:视力提升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hili1682022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ili168.cn/13550.html